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魂灭神域 第三十四章 凌若萱的计划

发布时间:2020-01-17 01:55:27

魂灭神域 第三十四章 凌若萱的计划

“以我最初的计划,将这处子之身给了你之后,便杀了你。不过,小男人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不堪,反而是出乎我意料!”

“但是,只要不走出这片天地,你依然算是井底之蛙。魂武修界之精彩,太初圣域中心之繁荣,非凡衍大陆可比拟,大夏帝国之人更是难以企及。不过,炎少倒是很有希望走出去。”

“炎少虽在井底,但非你本意,不过是这片狭隘的天地限制你罢了。你的天阳月阴体,乃是绝世神体,而且炎少天赋和悟性不输若萱,求道之心更是让若萱敬佩。”

“今日,我虽抽取了你的天阳之炎,但巧合之下,我的广寒灵月中的至阴之气也唤醒和滋补了你天阳月阴之中的至阴之灵。

“若是炎少能够平衡把握,等待天阳之炎恢复元气,然后走出这片大陆,摆脱桎梏,炎少将来的成就,绝对会名震太初圣域!”

“如果不是若萱面临的处境和背负的使命太过危险,此次一定会带走炎少的。可惜,若萱自身都有些难保,你身上又有那么多令人眼红的神物,在未成长起来之前,难免会遭到窥觑和不测。”

“我们已有男女之实,以我凌家之规,我不杀你,便是与你结下婚约。希望炎少能紧守道心,待你成就最强王者之时,便可跨越禁忌!”

“小男人啊,你一定要努力,若萱在圣域中心等你。”

凌若萱一连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就在楼炎心中掠过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之时,凌若萱俯下身子,那绝美的面容便是映在了楼炎的眸中。

只见她眼中有异彩闪过,红唇微翘,自信道:“我想,到时若萱之名,也定然已在圣域流传四方,你大可寻我而来!”

楼炎微微一惊,御能境巅峰魂武宗所展现出来的自信气质,果然迷人,凌若萱此时的笑容,当是妖异。

一笑之后,凌若萱潇洒起身,抬步离去,只留下一句缥缈的声音在楼炎耳边回荡。

“若是不然,那就说明若萱已经陨落,如此,炎少就当这一切只是一场梦吧。”

这最后一句,楼炎分明听出了一种深藏的无奈,却有着一往无前的决心。

“凌若萱。”楼炎心中轻呼了一声。

......

风花雪月楼静静的伫立在夜色中,庄园某处幽静的厢房内,传来了细细的出水之声。

“哼,那个臭流氓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若萱姐姐身上都成什么样了!”

花灵儿一边为凌若萱更衣,一边不满的数落起了楼炎,看着凌若萱身上随处可见的青紫之痕,她又是羞,又是愤。

凌若萱玉手轻轻的在那些痕迹上抚慰,所过之处,青紫之色一一消失,恢复了吹弹可破的嫩白肌肤,她淡淡一笑,道:“可能是那丹药的效果太过孟浪了吧。”

“切,别以为我什么都没听见啊。我看啊,是若萱姐姐自己动了心吧!”

花灵儿白了凌若萱一眼,随后却是将小嘴凑到了凌若萱耳根前,神秘兮兮的问道:“若萱姐姐,做女人到底是什么滋味吖?”

不知是花灵儿呵气的原因,还是凌若萱想到了什么,她耳根红润,浑身一震酥麻。

似乎是惊觉自己的失态,凌若萱轻哼了一声,伸出玉手在花灵儿脑门上弹了一指,佯装愠怒道:“嘴贫!敢调戏姐姐了!”

“那小子还在床上躺着呢!想要知道做女人是什么滋味,灵儿妹妹自己去试试不就知道了?”

凌若萱一句话就将花灵儿雷的外焦里嫩。

花灵儿愣了一阵,却是哼道:“若萱姐姐手下留情,没有杀了那小子,我看姐姐分明是动了情了。灵儿怎么敢跟若萱姐姐抢男人吖,我才不要试呢!”

凌若萱摇了摇头,不可置否,随后面色认真道:“此人求道之心坚定,胸怀大志,而且以他之资,超乎你我想象。如此天纵之才,如果杀之,实在可惜。”

“假如他魂武有成,到时做我夫君,也不算辱没了我!”

凌若萱神情严肃,心中甚至还多了一丝希冀,她也不知道为何会突然会对楼炎产生这种微妙的情愫。

也许是有惜才之心;也许,从魂灵‘广寒灵月’与‘仙宫揽月’相互滋补交映之时,冥冥中,她们之间便产生了一缕特殊的牵连。

凌若萱认真的模样,让花灵儿陷入了短暂的思考。

她与楼炎只接触了两次,不管是上次在阳山城区外的‘偶遇’,还是这次雪月风花楼的斗智斗勇,楼炎都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细细想来,此人幽默风趣,英俊潇洒,智勇双全,见识独到,除了修为境界比不上她们这些圣域中心的翘楚,但是综合来看,确实是个不错的男人。

假如他能摆脱桎梏,将来的成就的确不可估量。

“灵儿妹妹,我们,该回家了!”

凌若萱衣衫已经整齐,言罢,她摇曳着优美的步伐,带着胜利自信的微笑,推开了房门。

“哦!”花灵儿从思考中回神,紧随其后。

此时夜深人静,因为凌若萱和花灵儿的暗中安排,平常彻夜阑珊的庄园,今夜显得格外幽静。

抬头望了一眼伫立在淡淡月色下的雪月风花楼,凌若萱眸光闪过丝丝别样的情绪。

随后她将眼神投向了某处假山之后,眼中寒光一闪,冷冷道:“陆白尘,你若是敢对楼炎不利,待我踏足魂武之巅,必然灭了整个陆家!本小姐以道心为誓,决不食言!

此时的凌若萱,已不再是雪月风花楼的头牌清倌人,而是太初圣域凌家那个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她眸光如雪,只一个飘忽不定的眼神,便让潜藏在那里的陆白尘心底冰寒!

凌若萱说完之后,便是带着花灵儿干脆的离开了此间庄园,从此在凡衍大陆销声匿迹。

假山后的陆白尘面色狰狞,双手紧握,咔咔作响,凌若萱离开时的那句话,实在是太过无情,伤他至深!

凌若萱将处子之身给了一个陌生的土著,事后不仅没有下杀手,而且还不惜为了此人下此重誓,他陆白尘实在是羡慕嫉妒恨啊!

凌若萱的警告范围太广,只要是陆白尘敢做对楼炎不利的事情,凌若萱都会找他算账,他虽恨楼炎,却又不敢拿整个陆家的命运开玩笑。

在凌若萱的眼里,这个土著竟然比他和整个陆家还要重要!

“凌若萱!”陆白尘满眼怒火,一拳砸碎了面前的假山,恶狠狠的道:“既然你对我这么无情无义,本少必然让你身败名裂!”

愤怒的陆白尘,随后也离开了阳山城,同样在凡衍大陆销声匿迹。

此刻已是黎明,夜色还未完全退去,宁静的雪月风花楼,九层的屋顶上忽然又落下一道人影。

京都儿童医院在什么位置
重庆五洲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治疗癫痫的方法
韶关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枣庄那个医院看白殿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