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仙狱战神 第二百一十九章三个女人一台戏

发布时间:2020-01-16 23:35:23

仙狱战神 第二百一十九章三个女人一台戏

看着妹妹一脸纠结,林羡鱼也有些心疼,他很清楚妹妹在担心什么,父亲和大哥去世后,他能够感觉得到尽管自己跟妹妹相依为命,自己竭尽全力的保护她,让她安心,但是妹妹去始终都缺乏安全感。

因此她总是试图抓住一切能够抓住的东西,似乎唯有这样才能让自己更踏实一些。

“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林羡鱼摸了摸鼻子,随即传念道:“比如如果要是大人成了我的妹夫,那么咱们就成了一家人,自然就用不着再分彼此。”

“哥,你说什么呢?”林慕水的俏脸上顿时飞上一抹绯红。

“可惜呀。”林羡鱼有些遗憾地道:“可惜大人不乐意,我看得出来大人已经有了心仪的女子,何况我也不知道你的想法,所以这个事情我就再没提过,妹妹,其实我觉得现在挺好的,大人并不像旁人那样想要褫夺林家的家业,所以用不着担心太多。”

“你怎么知道他跟别人不一样?”林慕水看着林羡鱼道。

“我就是知道。”林羡鱼道:“大人曾经有一次跟我说,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大人的志向远大,肯定不会甘心终生待在这小小的云天城中,你想想看,进入天卫不到半年,大人就已经晋升为了九品天卫,而他并没因此而满足,按照这样势头下去,用不了多久就能步步高升,这个小地方哪里能够困得住他,等到将来他离开时我也会跟着他走的,林家的家业都是你的,所以妹子,用不着太斤斤计较,吃亏方才是福气,明白吗?”

“那好吧。”林慕水点点头道:“那就给他两成的利益吧。”

“算我白说了,九成没得商量。”林羡鱼一翻白眼,再次开始漫天要价。

“两成半。”

“八成半。”

……

兄妹俩毫不相让的谈判,经过了一番拉锯式的交锋后,最终利益分成被定在了四成半上。这其实已经跟姚乐天和林羡鱼当初敲定的分红方案差不多了,按照他们当初的约定,姚乐天平时拿三成的分红,如果需要他帮忙的话,再加一成红利,这么一算,差不多也就是四成左右。

林羡鱼多争取了半成,看起来不多,但是要是当有一天谪仙醉风靡云天城大卖特卖时,这半成的好处那绝对是难以估量。

正因为这个原因,林慕水虽然委委屈屈的同意了这个利益分配比例,但是却没少责怪林羡鱼是个儿卖爷田不心疼的败家子。

“别担心,不会让你吃亏的,这四成半从我的分红里扣除就是了。”林羡鱼洒脱的一笑,全然没有一丁点心疼的样子。他现在是铁了心的要跟着姚乐天混了,至于家里的这点分红他已经不看在眼中,他相信姚乐天不会亏待自己的,所以哪怕是把属于自己的分红都让出去他也不在乎。

“那不行。”林慕水摇摇头道:“这四成半咱们俩均摊吧,生意是林家的生意,不能让你吃亏。”

“亏不了。”林羡鱼道:“我跟着大人,他肯定不会让我吃亏的。”

“你就那么信任他?”林慕水道。

“那当然。”林羡鱼笑道:“我相信自己的眼光,论做生意,哥哥我不如你,但是投效大人是我这辈子做的最大也可能是赚得最多的一笔买卖,将来你可不要眼红哦。”

“切,我才不稀罕。”林慕水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他。

同时陈芸来找他也不是闲来无事找他聊天,而是把之前答应帮他搜集的材料拿了过来。其中绝大多数材料都已经齐全,但是却唯独还少了一味洒金莲心。

对此陈芸也是相当无奈,一来是洒金莲心太昂贵了,陈芸根本就负担不起,二来市面上的洒金莲心也十分稀少,她想要买也买不到。

姚乐天不得不将主意再次打到了云天西卫内部的拍卖会上,值得高兴的是他听莫东河说起过,拍卖会已经在筹划之中,并且洒金莲心也确定会拍卖,而他手里有着段凤池送的那三百点贡献值,想要将其拿下应该不成问题。

算算日子,拍卖会就定在五天之后,算上他炼制丹药所需的时间,差不多可以在他回返至仙派之前将丹药炼好,不至于空手而回。

在此之前,姚乐天也没闲着,有了林慕水带来的材料,他也开始准备着手酿造谪仙醉。

酿酒不同于炼丹,毕竟丹药是固体而酒浆却是液体,但是在修真界中,两者却又有着诸多相同之处,修真者饮用的酒当然不是世俗中的水酒,而是灵酒,顾名思义,酒中蕴含着丰沛的灵气,酿造时所用的材料以灵果或者蕴含灵气的稻米酿制而成。

除此之外,其中还会加入各种珍贵的药草萃取出来的精华。

总而言之一句话说,说是灵酒但实际上功效不比丹药差,同时酿造的难度却也比炼丹只大不小,这也恰恰是为什么那老头会选中了姚乐天酿造谪仙醉的原因。

姚乐天虽然炼过丹,不过这酿酒却还是平生第一次,如何操作他自己也不是特别清楚。

要命的是老头给他的那个玉简之中虽然有着谪仙醉的酒方,但是其中却并没有写明白酿造的步骤,这在无形中也就增加了酿造的难度。

而这还不是最让姚乐天烦心的,真正让他发愁的是自己没有了安宁。

原本姚乐天只是一人独居,虽然冷清一些,不过他已经习惯了独自闭关苦修的生活,虽然偶尔觉得孤单但是决不至于寂寞难耐。

后来林羡鱼搬了过来,虽然家里多了个人,不过房间很多,而林羡鱼除了偶尔跟他聊聊天,多数时候并不会影响到他,对于姚乐天的生活基本上没有造成什么太大的干扰。

可是现在的情况却变得不一样了。

姚乐天本以为无论是陈芸还是林慕水在办完了她们各自的事情后就会各自离去,而青小苗也会跟着陈芸离开,自己的生活也会重新恢复平静和安宁。

可事实却证明他猜错了,本来陈芸的确是打算要带着青小苗离开的,可是却不知道怎么的从林慕水的口中听说了姚乐天在酿酒的事情,于是马上就来了兴趣。

尽管事后林慕水一再表示自己只是无意间说溜了嘴,并非是有意的,不过姚乐天却对此表示怀疑,以她的精明会犯这样的错误吗?显然不可能。

虽说姚乐天很怀疑林慕水这么做的用心,但是人家不承认,他也没办法将她抓起来审问,只能不了了之,但是因此而造成的麻烦却没就此消失。

陈芸本就是个丹痴,但凡是跟炼丹有点关系的事情她都想要了解,何况以炼丹之法酿酒这种事情以前她听说过但是却没怎么见过,现在捞到了机会怎么能够不想着一窥究竟。

于是她马上放弃了带着青小苗离开的打算,先是跑来质问姚乐天为什么瞒着她酿酒的事情,随后就提出要留下来观摩一下。

姚乐天能够拒绝吗?他当然可以,但是后果肯定比答应下来更糟糕,因为他太了解陈芸对于炼丹之术的痴迷和执着了,他敢保证只要自己拒绝,陈芸肯定就会天天粘着自己死磨硬泡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如果是以前不是很熟的时候,陈芸兴许不会这么做,但是现在,哼哼,陈芸会干出什么事情来姚乐天还真拿不准。

于是姚乐天答应陈芸留下来,而陈芸一留下来,青小苗自然也就跟着留了下来。

此时本来打算要走的林慕水也提出要留下来,并且她给的理由还相当充分,那就是姚乐天和林羡鱼俩人得罪了庄璧涛,谁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报复,只有她一人待在林家,她担心会成为被报复的对象。

祸端是自己惹得,姚乐天怎么好意思让林慕水顶雷,尤其是看着林慕水楚楚可怜的样子,姚乐天只能点头答应下来。

“以后少跟我来这一套,卖萌装可怜对我无效。”姚乐天道。

“明白了。”林慕水笑着点点头,至于她有没有当真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这么一来,姚乐天的家里一下子就住进了三个女人。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现在这台戏就在姚乐天的家里上演了,这三个女人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陈芸是刀子嘴豆腐心不假,但也并不傻,随着林慕水也留下来她马上就意识到自己被人当枪使了,心里怎么痛快的了。

而她没有跟林慕水过不去,却没少在姚乐天耳朵嘟囔,追问林慕水是不是对他图谋不轨,这让姚乐天不胜其烦。

林慕水不仅美艳动人并且还柔情似水,加上又精明强干很会做人,无伤大雅的小手腕耍的那叫一个漂亮。虽然经过了姚乐天的敲打后有所收敛,但是依旧是本色难改,虽然嘴里对陈芸姐姐长姐姐短的叫着,但是小手腕也没少往她身上招呼,因为她没有恶意,姚乐天看见了也不能把她怎样。

至于青小苗,虽然她平常低眉顺目,不言不语,但实际上却是相当聪慧,很多时候林慕水的小手腕陈芸看不出来她却能够看出来,少不了要帮着陈芸化解一二。

这倒是让陈芸对她越发喜欢,可是也让林慕水起了跟青小苗较量的想法。

三个女人这出戏一开唱,姚乐天的头都大了。

文登市妇女儿童医院
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
重庆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好
金华市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潍坊市治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