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芙京国师凤归来 第三十六章-申屠苍

发布时间:2020-01-13 16:17:11

芙京国师凤归来 第三十六章:申屠苍

西岳国边境盘角城。

“来来来,干了这杯!”

“这次陈参将功不可没,大家多敬陈参将几杯!”

“好!”一个爽朗的声音应答到,随即举起了酒杯,痛快地饮了下去。

“好!满上满上!”

月光笼罩下宽大的驻军营帐内一片嘈杂,所有人都在为朝廷刚送达的一千匹战马而庆祝,这次为首提议的陈参将陈骆,自然是风头的人物。

沉重的脚步声从帐外传来,营帐内的人纷纷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营帐的门口的帘子,不知来者是何人。

沉而稳的脚步声逐渐地靠近,众人不知为何心中竟渐渐升起一股畏惧之意,有几个胆小的士兵则随着声音紧紧地握着手中的酒杯,几乎要将它捏碎。

帘子被两个士兵在外面拉开,一个异常高大挺拔的身影带着身后一阵凛冽的风走了进来,身穿黑色玄铁甲,背上是传说中的可斩鬼神的寂魄剑,剑尚未出鞘,却已经散发着深深的寒意。

一条蚯蚓般的伤疤从粗糙的右脸延伸至后颈,饱经风霜的脸上写满着冷峻,抿着嘴不怒而威地用一双鹰眼扫视着帐里的人。

“放肆!”略显沙哑而浑厚的喝声,吓得一众人纷纷颤颤巍巍地伏跪在地上。

“申……申屠大将军!”为首的盘角城驻军将军头伏在地上,战战兢兢地开口:“我们喝的都是茶……茶水,不是酒!”

申屠苍一言不发地盯着跪伏在地上的人,确实不闻丝毫的酒味。但还是走到一张桌子前,伸手将一个酒壶拿起,瞬间却在地上摔得粉碎,地上便只剩破碎的酒壶,夹杂着一些粗糙的茶叶。

“以茶代酒?好有情趣,是谁想出来的?”申屠苍冷笑一声,“说!”

“是……是我。”一个小士兵早已一身冷汗,绝望陡然升起。

他起初提议时还为自己的想法而得意不已,既算不上触犯军规,又可尽兴。可谁曾想向来以冷血而武功高强,治军严谨著称的西岳国第一大将军申屠苍,竟然会突然出现在这小小边境城。

“扰乱军心,拖下去,军法处置。”申屠苍话音一落,两个随从立即将已经吓得恐慌万状的小士兵拉了下去。

“我没有扰乱军心,大将军饶命啊!大将军……”

随着一声惨叫,跪在地上的人大气都不敢出,只得低着头瑟瑟发抖,冷汗涔涔。

盘角城是靠近南澄国界的一座边境之城。因地形原因,四季都吹大风,春夏比别处来得更晚一些,而秋冬则来得更早一些,好在土壤肥沃,倒也算不上苦寒之地。

而此处虽为边境城,有着比寻常的城池更重要的地位和作用,但毕竟也只是一座小城,西岳国与南澄国边境绵延数千里,边境城数十座,这盘角城无论从各个方面来讲,都不是最起眼的一座。

“不知申屠大将军到来,属下有失远迎!”城池驻军将军毕恭毕敬地说,却依旧不敢抬头,紧紧地伏在地上。

“都起来吧!”直到申屠苍开口,众人才敢缓缓抬头站了起来,每个人额头上都已经有了一个红红的印子。

申屠苍尖锐的目光冷冷地环视了一遍,最终目光停留在了身形清瘦的陈骆身上。

南澄太子宫。

“太子殿下,有军报!”一名士兵匆匆从门外走进,跪下禀报到。

王承宸刚想落下棋子的指尖一顿,又将棋子放回了棋笥中,抬头淡淡看了一眼卫兮晚说到:“你先回去吧。”

“是。”卫兮晚眼中掠过一丝失落,她本以为这些事情王承宸不会避嫌于她。

微微地低头行礼后,卫兮晚便转身走了出去。昨日她解开那局棋后,今日便又前来太子宫想要与他下棋,不料这第一局棋尚未下到一半,便被遣了回去。

“太子殿下,西岳边境盘角城近日突增战马千匹,而且申屠苍大将军前几日也到了盘角城。”

“知道了,下去吧!”王承宸抚着额,眉宇间有些许凝重。

战马千匹倒不算什么,申屠苍竟然突然出现在盘角城,这个威震四方的西岳大将军,无论武力还是谋略,都丝毫不逊色于他。

“萧任,陈骆可有什么消息?”

“回殿下,暂时还没有。”萧任无声息地出现回答到。

“嗯,再等等。”王承宸锁着眉头盯着眼前的棋局,又看了卫兮晚刚离开不久的门口,黑眸中带着难以琢磨的思绪。

“传令,封卫兮晚为凉乌城驻军副参将,跟随罗将军前往凉乌城,安定边境。”思考许久,王承宸才缓缓开口。

“你要她去边境?”苏义霖恰好走了进来,无需告知便已经猜到前因后果。

眼中带着疑惑和难以置信地问:“难道就因为她解开了那盘棋?你到底是相信她的能力?还是根本不在乎她的死活?”

王承宸抬起头看着他,冷漠地回答:“其一,我相信她的能力,她的武功也足以自保;其二,接下来这段时间她留在宫中根本没有任何用处;其三,她需要功绩来证明自己,回来的时候我才可以给她一个真正的官职,让她待在朝廷。”

“可万一她遇上申屠苍,就是死路一条。”苏义霖仍然不太赞成,边境此刻已经开始有了不安之势,一个毫无经验的女子前去实在是太过危险。

“万一战事兴起,她不需要上战场,自然不会遇到。”

苏义霖不再言语,他似乎明白了王承宸这是在赌,在赌一个新朝功臣的诞生与归来,只不过这个赌注是卫兮晚自己的一条命。

“你要我离开去凉乌城?”被王承宸召来的卫兮晚不敢置信地指着自己,她不懂是为什么。

“对,你留着皇宫里没有必要。”王承宸就连头也不曾抬起看她一眼,言语中尽是淡然与冷漠。

……

极度委屈而不甘的卫兮晚双眼盈满泪水,跌跌撞撞地回到自己的小庭院,却突然被一片血腥的回忆突然侵入脑中,毫无征兆地让她感觉天旋地转而倒在了地上。

“没必要……清楚自己的身份……大泽……师父……湮恒……”

记忆和话语化作丝丝缕缕的寒意袭进卫兮晚的内心,一阵阵楚痛从心脏的位置传出,诡异而不适。

寒意从心底传至全身,卫兮晚起初以为是体内两股邪术作祟,此刻却感受到了一股异样清冽的寒意,而她,仿佛在哪里感受过。

寒意在她体内酝酿发酵,终于化作一阵刺骨之痛从四肢百骸传来,卫兮晚瞳孔瞬间闪过了一抹异常的晶蓝之色,而后便失去了意识。

昏迷在地上的卫兮晚却不知,自己指尖所及之处的一株细花,正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枯萎消失。

“姐姐!”一个空灵而显得激动不已的声音在寒洞里响起。

深潭所连的巨大的寒洞内,千玄看到原本百年平静如水的寒气,竟忽然化作了巨大的漩涡迅速流动,半刻后才缓缓停下。

“姐姐,主人苏醒了。”

文登市立医院
都江堰市骨伤专科医院
合肥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好
泰安那个医院可以治白癜风
洛阳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