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河北保定回应政治副中心选保定不清楚

发布时间:2019-07-12 23:52:00

河北保定回应“政治副中心选保定”:不清楚

原标题:河北保定回应“政治副中心选保定”:不清楚

2010年12月19日,首钢工人在上班路上。因为产业调整,当日下午,首钢旧址最后一个高炉熄火。新京报资料图片/杨杰摄

针对有媒体报道《北京政治副中心初定河北保定》一事,昨日,新京报向国家发改委、河北、北京多个部门求证,均未得到证实。

昨日有媒体发布消息称,京津冀三地已经达成共识,初步确定将河北省保定市作为“政治副中心”的首选地。对此,保定市政府发言人、市政府秘书长刘峰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我也是今天上午才在上看到报道,保定是不是被初步选为政治副中心,不清楚,也没听说这方面消息”。

刘峰称,现保定正针对如何抓住京津冀协同发展机遇,做出部署,前不久刚召开“抓住京津冀协同发展机遇、实现打造环京津增长极新突破”发布会。

据其介绍,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和河北省长张庆伟多次在不同场合强调,保定要在参与京津冀协同发展中勇挑重担、当仁不让。为此,保定市已经成立了以市长为组长的对接京津领导小组,确定了一名市级领导常驻北京,及时做好对接京津联络工作。

保定市长马誉峰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表示,今年计划完成的重要工作是配合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做好承接北京功能转移和产业转移准备。

北京市规划委、市发改委等部门均表示对此事未听说过。但在经济领域的合作和产业转移方面,北京与河北势必有一些合作。

1982年

“首都圈”概念出现在《北京城市建设总体规划方案》中。当时的“首都圈”由两个圈层组成:内圈是北京、天津两市和河北省的唐山、廊坊和秦皇岛三市;外圈则包括承德、张家口、保定和沧州。

1986年

河北提出“环京津”战略,试图依托环京津的区位优势,带动河北。这是河北借力发展思想的开端。此后,借力京津还是自主发展,重点是环首都还是沿渤海,成为河北发展的两种不同取向,交替主导着河北的发展路径。

1996年

《北京市经济发展战略研究报告》中提及“首都经济圈”的概念。它的范围是“2+7”模式,即以京津为核心,包括河北省的唐山、秦皇岛、承德、张家口、保定、廊坊和沧州7个市,面积共16.8万平方公里。

2001年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吴良镛主持了“大北京”规划。这通常被认为是京津冀一体化合作的开始。

2004年

京津冀三方达成“廊坊共识”,正式确定“京津冀经济一体化”发展思路。

2004年

国家发改委启动《京津冀都市圈区域规划》编制,按照最初的设想,这一规划的范围为“2+8”模式,即北京、天津两个直辖市和河北省的石家庄、秦皇岛、唐山、廊坊、保定、沧州、张家口和承德8地市。

2011年

“十二五”规划纲要首次正式提出了“首都经济圈”概念:促进京津冀一体化发展,打造首都经济圈。

2014年

习近平提出,努力实现京津冀一体化发展,自觉打破自家“一亩三分地”的思维定式,抱成团朝着顶层设计的目标一起做。

-追访

曾讨论过国家文化副中心议题

关于保定被选为政治副中心的消息,昨日采访的多位业内专家均表示很惊讶。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总规划师杨保军对新京报说,这个消息不太可能。据他介绍,前不久业内刚刚做了关于京津冀协同发展的讨论,其中有一个思路是,首都的某些功能不一定全集中于北京,它应该着眼于更大范围,所以很多职能可以疏解,当时提到了一点是可以建立文化副都,或者叫国家级文化副中心,并没有讨论过政治副中心的议题。

杨保军说,首都很多职能服务全国,当时讨论时,就说能不能做一些分解,让北京释放压力。就文化而言,中国作为大国,要向全世界传播中国文化,所以建议把文化职能分为两块,一块是核心的,一块辅助的。核心功能要代表中国参与世界文化交流,这部分要放在北京,还有一块是制定文化政策的,也可以放在北京。其他文化事业以及一些文化产业,不一定非要放在北京,放在外面,有利于带动欠发达地区,特别是河北的发展。

至于建立政治副中心,城市经济学会副会长牛凤瑞认为可行性不大。“何为政治副中心?那就是分担一部分政治功能。”牛凤瑞说,建立政治副中心,不只是地理问题、空间问题,还有其他复杂的社会因素,建立政治副中心的设想可以,但是实现的成本、条件和关联影响太大。“比如搬那个部门,搬了之后工作方不方便。比如某个部去了保定,那国务院开会他们还要跑到北京来开,成本是很大的”。

杨保军认为,政治职能若真要疏解,同样应该分解成前台和后台。“后台是研究决策中心,这意味着一些核心中央机构还要放在北京。但我们国家更多的是依法行政,决策出来后需要履行日常管理,这部分职能放到那里都一样,可以疏解出去”。

-分析

保定成政治副中心“可能性很小”

多位专家根据保定的城市建设和城市地位判断,认为保定成为政治副中心的可能性很小。

从历史上看,保定长期是直隶总督府,是河北的中心城市。直隶是清政府机构设置中的一个特别的省,直隶总督的权限很大,因为除了直隶以外,河南和山东的一切事务都归直隶总督管理。加上直隶省地处进入北京的咽喉要地,因此直隶总督也被称为疆臣之首,历来由朝廷信任的重臣担任。上个世纪60年代,河北省会由保定变成石家庄。

杨保军认为,保定能否担当政治副中心的使命,得从长计议。“保定的知名度不够高,基础服务配套也不行,尤其是对外交通。保定当年是河北省的省会,就是因为它交通不方便,才挪到石家庄”。

牛凤瑞也对新京报说,尽管历史上保定曾是直隶首府,但现在它连河北省的政治中心都不是。在河北众多城市中,保定相对的政治地位一直在下降,已经从第一位退到第三、第四的位置,唐山、邯郸、石家庄都排在它前面。

不过,牛凤瑞说,保定的历史文化传统丰厚,有一定的文化底蕴,将来可以考虑分担北京一部分文化、教育功能。“一个大学的相对独立性,要比一个部委大得多,大学远离决策中心是允许的,搬出去的效益远远大于成本,但部委不一样。目前来看,保定的人口规模比较小,城区人口大约一百万,朝阳、海淀一个区的规模也远远大于保定,所以它的环境容量、资源承受力相对比较大,人口未来增长空间也比较大,未来人口达到三五百万是可以预期的”。

-建议

先建京津冀治理中心再谈如何具体调整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王名认为,京津冀的环境人口等方面压力很大,一定要重新布局。但京津一体化是一个大格局。怎么实现呢?他认为分城、分中心是一个基本方向,但问题是,现在“没有空的地方,让你把人搬进去,而是要在现有的格局里,先治理,后调整。”

“这个难度非常大,人口、环境、城市规划怎么办?保定是京津冀的第三大城市,仅次于北京和天津,如果保定作为调整对象,拆迁就是一个大问题。”王名称,当下首先要考虑的,应该是先建立统一的治理中心,再谈具体的调整策略。

王名认为,现在的治理是不同层次的,北京、天津、河北有着巨大的协调成本,各部门之间也存在统一问题。比如雾霾、人口、规划是京津冀一体化最紧要的三个问题,但目前要解决这个问题,很容易出现三地各自为政的状态,互相讨价还价。因此应该建立一个介于中央和省市单位之间地位的一个治理中心,统一解决环境、人口问题。

“这个统一治理中心应该是个副国级单位,类似50年代的华北局、西北局的概念。这是解决当下跨域问题的最有效方法。”王名称。

王名建议未来建立一个“区域共同体”,把北京、天津和河北组成新三角,打破边界概念,三个地区享受同样的社会保障和城市公共服务。“这样户口问题也不存在了,就像东京和横滨那样组建大首都圈,就是一个城市的两极。不然三方总会各自计较。”

-综述

三地合作一道待解的“加减法”

站高先生是安徽人,8年前来到北京。

2009年,随着京津冀一体化的声音越来越大,他开始到河北廊坊市下属的固安了解楼市行情。高先生记得,当时,固安有很多小开发商打出机场、轻轨、地铁四号线等噱头。此后,房价一路上涨,直到2012年初,出现了暂时的低谷。

高先生果断出手,以每平米6800元的价格买下了一套90平米的房子。“没考虑过住。”高先生说,买固安的房子就是为了投资,“毕竟京津冀共同发展是趋势。”

不同诉求的协调

北京、天津、河北土地面积只有21.6万平方公里,占全国的2%,但总人口达1亿860多万,占全国的7.98%;地区生产总值达62172亿元,占全国的10.9%。

天津市发改委主任张志强介绍,上世纪末,相关部门提出要编制规划,最初是京津冀区域发展规划,或者叫京津冀城市群。2006年前后,又提出了环首都经济圈的概念。这在“十二五”规划中得到进一步明确:促进京津冀一体化发展,打造首都经济圈。近日,“京津冀协同发展”升级为国家战略。

不过,概念提出已十几年,进展却非常缓慢。

张志强坦陈,该区域内行政区划很多,各自为政,协调起来非常困难。同时,大家的诉求有一致的,也有不一致的,缺乏高层协调,最终难以达成共识。

对比珠三角、长三角等地,张志强认为,珠三角都隶属广东省,不存在协调困难的问题;长三角虽也涉及三省,但大家经济发展水平相当。落实到京津冀地区,经济活跃度不高,很多时候还有行政手段干预。加上首都的吸引力,容易导致周边“灯下黑”。

国家发改委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所长、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副理事长肖金成也表示,京津冀的发展未能形成合力,原因很多,最明显的就是两市一省区域范围很大,其中有两个直辖市,谁来协调?

近日,习近平提出,实现京津冀一体化发展,要自觉打破自家“一亩三分地”的思维定式,抱成团朝着顶层设计的目标一起做。

产业的加减法

3月16日,动物园附近,天皓批发市场准备着搬迁,几乎所有门店门口,都挂着“狂甩”的牌子。

一家门店的老板吴女士说,店铺的租期到了,商场不让续租,只能准备关门。

28岁的梁鹏辉在动批经营着一个摊位,主要卖男装。他听说了动批要搬迁的消息,但还在犹豫。“在北京有这么大的市场,如果要搬到河北的一个小城市,那有那么多人买衣服。”

根据京津冀协同发展的要求,要着力加快推进产业对接协作,理顺三地产业发展链条,不搞同构性、同质化发展。

北京市常务副市长李士祥曾表示,北京要放弃发展“大而全”的经济体系,首先是把一些相对低端、低附加值、高消耗、重污染的产业疏解出去。

对此,肖金成认为,北京肩负首都功能,应重点发展服务业,制造业、石化、汽车、IT产业都转移出去。天津作为北方经济中心和生态城市,可重点发展高端产业。一般制造业则由河北承接。

河北省工信厅厅长王昌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说,北京一些产业转走后,空出来的地方可以发展休闲、旅游等服务业。而这些产业转移到河北后,对于河北当地产业的提升也会有很强的带动作用。

不过,在加减法过程中也必然会出现争端。天津市发改委主任张志强表示,尽管河北可能不争,来什么接什么,但京津冀一体化不能如同防火墙一样把河北隔离起来,仅仅是最低端的产业,对其发展不利。

民生资源的共享

“燕郊属不属于北京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生活在燕郊的我们,生活和工作都与北京密不可分,我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双城生活。”在北京燕郊的首页上,写着这样一段话。

据媒体公开报道,有数据显示,每天一早有30万燕郊居民到北京上班,晚上回到燕郊睡觉。

在国贸上班的邹女士租住在燕郊,每天早晨6点钟,她准时起床,半小时后出发,搭邻居的车去单位。“晚出来半小时,很可能就遇到堵车,上班就得迟到,所以宁愿早走。”尽管早出晚归,但邹女士对于自己的“双城生活”颇为满意,除了生病的时候。“大医院少,看个病不方便。”

河北省工信厅厅长王昌认为,在河北承接北京一些产业的同时,应该建一些中小型、服务功能齐全的卫星城市,把北京教育、医疗、社会保障等资源分流出来,让这些区域的企业和百姓也能享受到北京的待遇。

对此,北京市常务副市长李士祥此前曾表示,原则是在满足首都市民需要的前提下,再适度疏解功能。“北京不是说校本部、院本部都要外迁,而是不再扩大规模,同时鼓励到外地办分校、分院。”李士祥说。

天津市发改委主任张志强也认为此举可行。“不过要让这些资源愿意出去,还需要政策上的优惠或扶持,否则容易成为一纸空文。”

原标题:河北保定回应“政治副中心选保定”:不清楚

原文链接:

稿源:人民

作者:

小程序开发怎么做
怎么做微信小程序
开通微商城订阅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