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不办卡不套路良心发型师走红火山小视频网友用双手带来美丽的艺术家

发布时间:2019-07-07 16:17:53

发型师们在潮流之中,但已经处于配角的位置。他们日夜忙碌在几尺镜台前,除了同行,鲜有人问津他们工作之外的生活。透过火山小视频,却时常能探视到他们饱含风霜的过往。

时至今日,仍有很多发型师需要站街发名片来招揽顾客,这种心酸经历引发一些不甚友好的调侃:把发型师和健身教练关在一间屋子里,谁会先办卡?

对这个问题,江苏连云港的发型师徐龙有笃定答案:并非所有人都会健身,但所有人都需要理发。

“发型师入行有两种,一种为了学门手艺赚钱,另一种是出于爱好。以赚钱为目的的发型师往往赚不到钱,出于爱好坚持的发型师才能走得更长远。”这是一位发型老师的原话,徐龙常在直播时复述,表明自己的态度。

徐龙现在在火山小视频上拥有84万粉丝,有着“火山造型行家”的称号,被粉丝称为阿龙。

徐龙从来不向顾客推销会员卡,他试图重塑发型师与顾客之间的信任。而现实情况是,大部分顾客走进美发店,直接拿出一张明星照片,要求发型师照着剪。

翼王石达开曾为理发师写过一副豪迈的对联:“磨砺以须,问天下头颅几许;及锋而试,看老夫手段如何?”自古而今,发型师们会在职业生涯中形成自己的审美,但面对顾客,他们依然需要小心翼翼地揣摩 “稍微修一修”尺度,很少有自由发挥的机会。

还有一些遗憾没法弥补。2005年,徐龙的母亲因高血压脑出血去世,他觉得母亲是被自己气的。

徐龙打小学习成绩不好,15岁辍学后,他修空调,做育苗员,在派出所做过辅警,还被骗去搞了一阵子传销。亲戚们都觉得他不务正业,母亲也是。

19岁那年,徐龙在煤矿做工人。煤矿出了事故,徐龙救出一位陌生工友,背着他徒步十多里路前往医院。工友从事美发行业十几年,为攒钱开店才去煤矿打工,侥幸活命,便劝徐龙也去学美发,不然一辈子都要做苦力。

发型师们衣着光鲜,发型招摇,每天都能打扮得帅帅的,徐龙琢磨了下,觉得是个不错的选择。母亲不以为然,她看出徐龙的心思只放在自己的打扮上,不过是和以前一样混日子,并非真心学艺。她不同意徐龙学美发,经常与他争吵,几个月后突然病发去世。

处理好家事,徐龙动身去南京,找了家有名的发廊做学徒,下定决心认真学艺,不再徒忙般奋斗。他觉得,母亲也许能在某处看见。

每次为年长的女性顾客理发,徐龙总会想起母亲。母亲和许多朴实的农村女人一样,很少打扮自己,一年也难得理几次头发。为了省钱,母亲生前总是选择光顾便宜的理发店,为她理发的常常是刚入行的学徒,发型毫无美感可言。

一位通过视频关注了徐龙半年多的阿姨来理发,她和母亲有着相似的圆脸,眉眼也很像。徐龙故意放慢动作,和她说了很多家常。

如今,徐龙有了自己的工作室,每天勤勤恳恳地工作9个小时,不再是当初那个顽劣少年。他发过一条视频,说这是一个缺乏信任的年代,他感谢大家的信任,希望顾客能坐在他的镜台前,从青丝到白发。一位“灿友”评论:“兄弟你是艺术家,用双手为大家带来美丽和快乐,我从心底佩服你。”

实现梦想,徐龙花了14年的时间,这辈子唯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帮母亲剪过头发。

像徐龙一样的造型师,火山小视频上还有很多。其实,大部分粉丝未曾在现实中与这些发型师有过交集,却会每天关注他们的视频更新,一起见证出镜者变得年轻漂亮,重新焕发自信。

短视频似乎打破了横在Tony们与公众之间的柏林墙,但嘲讽始终存在。发型师希望通过聊天了解顾客的性格,设计出合对方心意的发型,而在社交边界感强的顾客看来,这种行为变成一种打扰,总是以白眼或沉默回应。

当主流舆论对Tony老师们施以嘲讽时,直播和短视频中的理发师们正在平行空间为生活努力。

中国大妈_8月22日国内鱼粉市场日评
31中国建筑结构加固的发展与前景_电竞人员薪资水平
李尚平案被调查_今日14点封测将星录群雄多重活动邀您来玩
rotk_第一个原则像哥们一样说话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