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九龙神鼎第780章闯下大祸五千字大章

发布时间:2020-01-23 23:40:07

九龙神鼎 第780章 闯下大祸(五千字大章 )

上官飞神色一紧,双眼望过来。

这个问题,他当面询问过絮语,得到的却是古怪回应——你不会想知道。

不少人同样目露精光,好奇打量着眼前的神秘斗笠人,此前碾压邵家的战力,令人印象深刻。

司徒夫人眉头一皱,上官家族的心思昭然若揭,想抢夺苏羽这个人才。

不少目光聚焦之下,苏羽无法再回避。

顿了顿,伸手一扬,将头顶斗笠摘掉,一身蓑衣也因此解下,露出真实容貌。

苍老容颜,在众多年轻的天才中鹤立鸡群,全长为之一振。

稳坐磐石的小宫主,空蝉宫主都忍不住投来一丝讶色。

司徒夫人,邵家主,诸多天才,同时愕然当场。

“怎么会是一个老家伙?”

“不可能吧,这可是赤血宫招录考核,只针对二十岁以下弟子,司徒家是疯了吗?敢在这方面作弊?”

“难怪此人修为一般,实力却这么强劲,如此岁数,经验、手段、实战上自然远胜我们,邵家一众天才败得真是冤枉。”

人群惊疑不已,眼色渐渐变化。

司徒妍红唇夸张般张大,她还以为苏羽声音沧桑是因为语调缘故:“大胸女,苏哥哥怎么这么,这么..”

她欲言又止,心灵冲击不小。

“这么老,是不是?贫胸!”袁莹莹抿嘴一笑:“嫌弃的话,不要再接近苏哥哥。”

能把司徒妍这个贫胸女从苏羽身边赶走,她求之不得,当然,那个紫萱也能一起赶走那就再完美不过。

司徒妍恼怒一瞪:“你才嫌弃,我只是吃惊而已,我武道中人,还在乎年纪不成?”

修炼无岁月,年龄与容貌不再对等,武道中人对年龄远无凡人敏感。

但是,真正震惊的是上官家族。

上官云雀一怔,旋即瞳孔一缩,最后满面苦笑:“苏兄,怎么会是你?”

多番被父亲提醒,要邀请进入上官家族的天才少年,不是别人,正是此前在上官家族做客的苏羽!

他,差一点就成为上官家族推荐的考核天才。

只是形势变化,上官家族剥夺他名额。

某种意义而言,是被上官家族赶走。

上官飞面容同样精彩,目瞪口呆,难以置信眼前身影,无法将其与被逼走的苍老身影重合,口中吃吃道:“怎,怎么会是他?”

上官家主先是眉尖一跳,略感诧异,眼前之人有几分面熟,似乎在哪里见过,半晌才终于想起,这不是云雀推荐进入上官家族的那个少年吗?

一时间,神色复杂,一阵红一阵青。

被他逼走的苏羽,竟拥有这等惊人潜力!

悔意,自责,难堪,诸多情绪涌上心头。

苏羽望着上官云雀,淡笑道:“此前来不及相认,很抱歉。”

上官云雀嘴巴张了张,回头望望脸色青红交替的父亲,苦涩耸耸肩:“我代表上官家族谢过苏兄搭救之恩。”

事已至此,他们终于明白,为什么斗笠人会看在上官云雀面子上,救下上官家族。

苏羽淡淡摆手:“上官兄的沧澜九天翼救了我一命,顺手救一下你的族人,有什么谢的?”

他正欲闲聊一阵,忽然香风袭来,司徒夫人主动迎上来,满面含笑:“苏先生,此番多谢你保护妍儿,回来调理一下身体,第二项考核很快要开始了。”

苏羽冲上官云雀点了点下巴,回到石柱。

上官云雀面色古怪的回到家族石台,所有人表情都十分精彩,尤其是上官家主,无颜与儿子目光对视。

上官云雀心中没来由一阵畅快,当初他多次请求,父亲一意孤行,将其驱逐,如今可好,对方一鸣惊人,上官家族成了笑话。

“咳咳..云雀,你怎么不介绍清楚,苏先生如此了得?”上官家主讪讪道。

上官云雀耸耸肩:“呵呵,他的潜力,孩儿可是说得清清楚楚,父亲一定要照顾族中小辈,执意如此,孩儿能怎么办?”

上官家主眼中阴晴不定,半晌抬眸,复杂盯视着苏羽,长长一叹:“是我看走眼了。”

再邀请苏羽回来,几乎不可能。

赶人容易请人难。

回到司徒家,吞服司徒夫人的丹药,损耗真气迅速恢复。

司徒妍立即凑过来,叽叽喳喳,好奇询问个不停,对苏羽身体异状极为好奇。

司徒夫人也道:“苏先生,妾身不才,略懂一点炼丹术,不如你留在司徒家,我想办法令你恢复身体。”

事到如今,她还想将苏羽束缚在司徒家。

“夫人好意我心领了,病灶我已经找出来,只要修为突破,寿命补充回来,身体自然能恢复以往。”苏羽委婉拒绝。

司徒夫人暗暗一叹,留他在司徒家,的确强人所难。

——

时间一点点过去,差不多人员都到齐。

邵家主凝望着困仙林,双眸渐渐浮现焦急。

邵家人,一个都没回来,不过念想邵莉和邵岺涧的存在,心中仍未真正担忧。

以他们实力,几乎没有危险。

可直到中午临近,仍旧没有人影。

“还剩一盏茶。”空蝉宫主淡漠道。

咻——

便在此刻,一道女性身影飞回来,正是邵莉。

邵家主心头微微一宽,主动迎上去,:“莉儿,回来了,岺涧他们人呢?为何只有你先回来?”

邵莉脸色一变,有些苍白:“家主,他们没有先回来吗?”

刹那间,邵家主浑身一僵,一颗心仿佛坠入寒冰:“没有..你们不是商定最后在某处,一起回来吗?”

邵莉脸色渐渐失去人色,嘴唇发颤:“我按照你的要求,独自一人猎杀高级妖兽,最后在约定地点汇合,可,可我走之前,没有一个人,还以为他们等不及,先走一步。”

轰——

邵家主脑海轰鸣,心中巨震:“他们在哪?”

邵莉心头也有十分不安的感受,勉强镇定,安慰道:“家主,请稍安勿躁,以岺涧的实力,没有人能伤害到他们,或许是速度赶不上我,还在林中奔走。”

邵家主勉强恢复一丝人色,安静等待。

一双目光中,密布焦急,死死锁定困仙林方向。

蓦然间,一息人影自远方飞来。

邵家主瞳孔一缩,可定睛望去,却是司徒家聘请之人,紫萱。

一个潇洒闪身,紫萱回到苏羽身边,传音道:“考核完后,我们单独谈一谈,有事找你。”

苏羽心中咯噔,莫非被察觉到身份不成?

“还有半盏茶。”空蝉宫主有些奇怪扫了扫邵家石柱。

经历兽潮,其余家族的弟子,陨落十分惨重,有的超过七重考核者葬送,可多少都有些幸存者。

但如邵家,只有一人回来,孤零零占据一个石柱,显得十分突兀。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邵家主双眼睁得干涩,紧紧望着困仙林,多希望邵岺涧带着大批族人赶回来。

可,困仙林中死寂一片。

“时间到。”空蝉宫主淡漠宣布,徐徐起身:“诸位接引长老,统计考核通过者。”

蹭蹭——

邵家主连连后退,最后一缕侥幸掐灭。

邵岺涧他们,一定发生意外!

而能令他们,一个都没能回来的意外,只有两个可能,要么被困住,要么,全灭!!

“莉儿,你有眉目吗?是谁下的手?”邵家主语调低沉得可怕,脸色早已沉如****,散发着可怕气息。

邵莉浑身哆嗦,一边摇头,一边四下张望,蓦然间,眼中竟发现了苏羽的身影,诧异道:“那个老头是谁,为什么没见过?”

“他就是苏雨仙,别管他,我问你,是谁干的?”

“什么,他是那个斗笠人?不可能!”邵莉眼中精芒一闪:“兽潮发生时,他就在百兽谷中,纵然有天大本事也不可能逃出来。”

恩?邵月明眉头一样,眼睛死死锁定苏羽,沉声道:“你是说,是他?”

“不确定,但不排除他报复邵家,这么多天才小辈中,若说谁能令邵岺涧他们遭遇麻烦,现在还回不来,只有他。”邵莉冷冷道,越想越觉得苏羽可疑。

邵月明眼内凶光流转,脚步一跨,直接跨越石柱,站立在司徒家石柱上,大步走向苏羽:“我邵家的人呢?他们在哪?”

质问时,浑身气势不断外放,妄图从精神上压迫苏羽。

司徒夫人脸色一变,体内神主之力涌动,抵消邵月明的气势,秀眉倒竖:“邵月明,你欺人太甚!”

直接降临她的石柱,逼问她的人,令司徒家颜面何存?

“我邵家整整一代天才不知所踪,司徒夫人,你确定要阻拦我得知真相的话,邵某奉陪到底。”邵月明眼中血丝密布,形如一只陷入绝境的野兽。

司徒夫人心中一颤,暗暗咬牙。

正欲阻拦,却见苏羽耸耸肩,一脸莫名其妙:“邵家主好生奇怪,你们邵家儿郎各个天资绝顶,他们没有回来,为什么问我?”

邵月明低沉道:“小子,我没功法跟你磨嘴皮子,只问你一句话,他们人呢?”

苏羽坦然直视:“不知道。”

邵月明压抑住杀心,环视司徒家的小辈,冷冷道:“你们呢,谁见过他们?”

司徒家的小辈们脸色茫然,他们遭到邵家追杀,后来司徒鸠垫后,他们才得以逃脱,如何知道邵家情况?

唯有司徒鸠眼神躲闪,他昏迷中,隐约知道,是斗笠人苏羽出现,将其救下。

换而言之,最后接触邵家弟子的,是斗笠人,会不会是他,将他们给..

恩?神主何等眼力?司徒鸠的细微表情变化,根本瞒不过别人。

唰——

虚影连闪,邵月明闪烁在司徒鸠身前,一把按住他肩膀,厉喝道:“你知道什么,说!”

司徒鸠心头大骇,神主强大气势逼问下,双膝一软,险些瘫软在地。

“不,不知道,我们司徒子弟,被你们邵家子弟追杀,我被邵岺涧重伤昏迷,然后醒来就在这里。”司徒鸠怎会出卖苏羽?

什么?追杀司徒家弟子?全场诸多家族一惊。

此事明面上,是赤血宫明令禁止的,如今堂而皇之道出,邵家或许会有麻烦。

“放肆,空口污蔑我邵家,想死不成?”邵月明双目怒视,沉声低吼,竟吓得司徒鸠浑身发颤。

司徒妍同样畏惧,可仍旧红唇一咬道:“笑话,你说没有就没有?我们邵家十几人难道都是瞎眼不成,被谁追杀都不知道?”

邵月明一眼望去,目含警告。

但在此刻,上官家族那边,上官飞得到家主暗示,鼓起勇气道:“此事我们上官家族可以作证,邵家子弟对我们也曾展开过追杀,我们的五品飞仙族人被他们暗杀,后来,我们亲眼目睹,他们对邵家进行追杀。”

两方作证,确凿无疑。

空蝉宫主双目徐徐睁开,苍老的眸子散发丝丝寒意,和蔼面庞,威严密布:“此事外门执法堂会进行调查,一旦确认邵家违背规定,必将严惩!”

“现在,邵家主回到石柱,稍后执法堂会进入困仙林寻找邵家弟子,对质此事。”

这种互相厮杀之事,赤血宫司空见惯,其实不愿过分追究。

何况,邵家弟子至今一个未归,恐怕全灭的可能性很大。

此事最多不了了之。

邵月明不甘,目光重新落在苏羽身上,如猛兽一般盯着,他知道,岺涧等人的失踪,一定与他有关。

但是现在,奈何不得。

不甘回去,其心头仍然抱着一线希望:“莉儿,你在此接受考核,我进入林中寻找他们,若岺涧有半点伤害,我要那小子死无葬身之地!!”

邵岺涧是邵家唯一传人,不容有失。

接引使者检验开始,同时检验各自负责的石柱。

李长老含着微笑,逐一检查他们带回来的尸体。

轮到司徒妍,李长老和蔼道:“你是一品飞仙,所以,同阶妖兽需要猎杀二十只,数量够吗?都拿出来我检验一下。”

司徒妍狡黠一笑:“我只猎杀了一只。”

李长老脸色一僵,望向司徒夫人,暗道歉意,如此明显的差距,当着空蝉宫主,他实在帮不了什么。

咻——

然而,当司徒妍将一只二品飞仙的魔焰蛇取出来,李长老瞳孔微微一缩。

立即将其接过,摊在掌心,然后用一掌符篆贴在魔焰蛇尸体上。

奇异一幕发生,魔焰蛇尸体上,出现密密麻麻的光点,均是魔焰蛇遭受攻击的伤口。

“光点颜色一致,真气波动均来自司徒妍,检验证明,是司徒妍一人击杀,并无其他人出手。”李长老当众说道。

若有其他人假手,哪怕只是将妖兽困住,也会在妖兽身上留下不同的真气波动,使光点颜色不一致,极容易检查出来。

闻言,众人并不奇怪司徒妍能通过,可对其越级斩杀妖兽的能力,深感惊奇。

上官家族凝视着司徒妍道:“传闻司徒家的当代嫡女,精通阵法一道,不知是真是假。”

闻言,上官云雀吃了一惊:“阵法?这可是赤血宫最看重的天赋,司徒家还真是诞生了不得了的天才。”

司徒夫人面带消息,满意望着女儿。

李长老面含笑意,逐一为司徒家弟子检验,总共十八人,最后居然有十二人通过考核。

这比往年的数量,可是多了一倍不止。

究其原因,是本届兽潮,导致大量低阶妖兽流窜,猎杀更为容易,否则数量会减半。

当然,苏羽的出现,让不少家族对他们心生忌惮,没有暗中下杀手,也是重要原因。

最后,轮到苏羽三人。

紫萱随手丢出一只二品飞仙的紫雷鹿。

李长老检查一下,略微奇怪,因为竟检查不出伤口,死得十分诡异,不过残留的真气波动属于紫萱无疑。

袁莹莹自然也通过,检查之下,李长老眼神微微一缩:“灵魂攻击?”

深深望了袁莹莹一眼,李长老挤出一缕和善笑意。

最后,李长老将目光落在苏羽身上道:“将尸体拿出来。”

苏羽望了望周围:“场地或许有些不够,李长老看看空间戒指便是。”

关注他的人不在少数,闻言均是一愣,场地不够?那他杀了多少妖兽?

李长老诧异,接过空间戒指,往其中一扫,瞳孔猛然一缩。

妖兽数量不能算多,大略三十来头,可每一头,都是体型十分巨大的高级妖兽!

最少也是三品飞仙,仅有九头烈火豹,似是苏羽顺手杀的。

而四品飞仙的妖兽,多达十五头!

令李长老眼波颤动的是,居然还有四头五品飞仙!!

他若是知道,苏羽因为各种原因,只有一天猎杀时间,或许更为吃惊。

李长老倒吸凉气,他负责接引使者不是一次两次,可猎杀这么多高级妖兽的,十分罕见。

此种人进入外门,无一不是天资出众,成就惊人之辈。

发现一个好苗子了,李长老心中暗暗道。

就在李长老开始折算积分时,忽然发现,在一堆巨大妖兽中间,还压着一只不起眼的火红色尸体,是一只红貂。

“红貂?”李长老愣了下,脑海中回忆道:“貂类妖兽,似乎只有困仙林深处才有,这里..”

猛然间,李长老仿佛想起了什么,脸色剧变:“红貂,邪眼红貂?”

其双眼迸射骇然精光,盯着邪眼红貂的尸体,凝重无比。

其中有震惊,可,却有莫名的凝重。

收回目光,李长老望着苏羽,神情十分严肃:“第二轮考核之后,你单独留下,空蝉宫主可能会找你谈话。”

苏羽愣了愣:“我哪里做错了吗?”

李长老犹豫了一下,凝声道:“你犯下大错了,不该杀这只邪眼红貂,它身份极其特殊,你杀它,闯了大祸。”

苏羽神情一凝,闯祸了?

保定市满城区人民医院
长春看银屑病需要花多少钱
成都治白癜风好的医院
九江那家医院治牛皮藓效果好
大同癫痫病权威医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