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历史的尘埃 第六篇 路 序章 梦想 疯(一)

发布时间:2019-12-04 16:51:21

历史的尘埃 第六篇 路 序章 梦想 疯(一)

历史的尘埃第六篇路序章梦想疯(一)

梦想疯(一)

从爱恩法斯特帝国最西边的卡伦多盆地往西南方再走上数百里,就可以看见一大片沙漠。这是大陆最大的一片沙漠,也是最特别的一个沙漠。飞龙沙漠。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这个应该没有龙存在的沙漠为什么会叫这个名字,似乎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流传下来的称呼沿用至今。这个沙漠位于大陆中央的最南端,和最北端的大片桑得菲斯山脉遥遥相对,中间是蛮荒高地和大片的原始森林,绝壁,地壳断层,把大陆分为东西两边。

飞龙沙漠方圆数千里,除了沙漠边缘的少数奇异动植物以外,这里的数千里都是一片荒无人烟的死地。

但是再偏僻的地方也会有人涉足。就如桑得菲斯山脉多年来也不断地有冒险者前去一样,飞龙沙漠偶尔也会迎来一些客人。不过这里的不速之客比桑得菲斯山脉的更少,更稀罕,因为这里没有那无数珍稀之极的魔法宝石,虽然传说在这沙漠的某处有什么遗迹宝藏,但是极少有人会敢为这些虚无缥缈的传说进入这个死亡之地。只有在蛮荒高地还到处充斥着危险的兽人的时候,偶尔有些商队会战战兢兢地冒险通过这个沙漠的边缘在东西之间通商。在爱恩法斯特清理蛮荒高地直到近年欧福成立之后,东西大陆的商路已经完全通畅,从此以后也就几乎没有人愿意靠近这里了。所以似乎只有疯子才会拜访这片死地。

查玛现在就有些怀疑这个年轻骑士是个疯子。这十多天来。他们已经朝飞龙沙漠中行进了数百里。

但是这今年轻骑士除了这点以外又实在看不出有哪里不正常,如果非得要说地话,那就是他实在是有些厉害,出众得过分了点。在沙漠边缘他们曾经非常有运气地遇见了极少见的这里特有的变异巨蝎,但是那个骑士只是一剑,就把那足有马匹大小的怪物斩为两段。那一幕彻底打消了查玛心中的某些想法,他看得出,这一手即便是族中最勇猛的金帐刀手都不可能玩得出的

。战场上打了半辈子,所见之人中也许只有那个如同怪物一样的圣堂武士才有这样的剑术。

而且进入这沙漠之中后,每天清早这位骑士都会用手摊着两张羊皮缓缓用功。不一会羊皮中就会有一摊请水。查玛认得,这是用水系魔法收集空气中少得可怜的水分,以前部落中捕获地魔法师曾经被逼用这种方法获取淡水。虽然这不过是很基础的魔法,但是对于一个剑术和战斗力都那样出众的骑士来说,这确实又是太惊人了。如果不是对教会的人有足够了解,他几乎要以为这又是一个圣堂武士了。

除此之外,这个年轻骑士头脑和学习能力也很好。进入沙漠不过十来天,就几乎和查玛这个在沙漠中打滚了半辈子的老手一样。

最关键的是。看到那一手后查玛就开始仔细揣摸这今年轻人起来,但是他越是去揣摸越是吃惊,可以很清楚地分辨出这个年轻骑士绝不是什么刚刚出来混的雏儿。虽然他话不多,随时嘴角都带点迷人地微笑,看起来很年轻很英俊很亲切很容易就让人产生好感,但是出于一个在战场上打了半辈子滚杀了上百人的战士地直觉,查玛在看到他偶尔的两次出手后,就知道了这个人厉害的并不是武技,而是心态。那是神经历过无数磨难和考验后,杀气杀机都和精神心志心机心计浑然一体后最老练最老辣的心态。深不可测。

这样一个人确实无法把他归入疯子的行列中去。但是如果他不是疯了。那就只能是自己疯了。

查玛这两天很多时候都在独自苦笑。居然会鬼使神差地和这人一起走进飞龙沙漠这样深的地方,自己都觉得自己却是有些疯了。

半个月以前,在雇佣兵酒馆里偶尔看到这个年轻而有钱的家伙要出大价钱征召一个熟悉沙漠的随从去飞龙沙漠,正在思虑着生财之道的查玛立刻想到了一个很容易很明显的发财之路。只是凭借飞龙沙漠地名字就足够让其他冒险者望而却步,他独自站出来接下了这个委托。但是就在是入沙漠不久,几乎就在即将动手实行他的计划的时候,对方展现出来的身手却立刻让他把自己的打算吞进了肚子里去。能够一剑把一只变异巨蝎一刀两断,当然也可以让任何图谋不轨的人身首异处。

就算那老老实实地帮助这个骑士完成这个委托报酬也是很丰富的嘛……有时候想到自己这个最后的打算地时候也会很窝囊地叹上一口气。当年率领部落战士和教会的军队对抗的队长。曾经割下个数十个十字军战士的头的勇士,在部族被那个圣堂武士带军剿灭之后现在却沦落到不得不为了几个金币给人当跑腿……

但是越到了后面,他这样想的时候也就越少了。并不是因为他想通了,而是因为他已经来不及想了,现在他每天想地最多的东西就是怎么话下去。

“骑士先生,今天还要继续往前走么?我们的食物和清水已经耗费很多了。如果再这样推进。我怕没办法走出去。还有……这样会不会太接近那个地方……”查玛在说出‘那个地方’的时候,声音有些不自禁的不自然。没有人愿意直呼那个地方的名字,连想想都觉得一阵不舒服。

“没关系,再前进些吧。放心好了,只要再前进一些就可以了。”年轻人露出一个很迷人的微笑。虽然在十多天的沙漠之旅后任何人都不可能还很干净很精神,但是这个笑容确实给人一种很柔和很清爽的味道。

查玛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牵上骆驼出发了。类似这样的对话在这几天的早晨或者傍晚都会发生,但结果也都是一样,两人继续前进。

正午,上空的烈阳像疯了一样把光芒和热朝地面上抛射投掷,恨不得把这沙漠中的所有一切都穿刺烧灼得稀烂。沙漠吸收了足够多的太阳威力,空气干燥炙热得吓人。即便是在其他沙漠行走惯了的查玛现在也觉得有些受不了了,这就好像在烧红了的铁板上跋涉一样。

查玛慢慢地呼出口气,就连这一口气中都可以感觉到有宝贵的水分在离自己而去。这里的空气干燥得好像不是空气,而是一团团的炒得滚烫的沙,一进一出都摩擦烧灼着喉咙,带出大把大把的水分。两人全身都不得不包裹在厚厚的装束下,如果身体裸露在这沙漠的空气和日照之下水分丧失的速度可以让一个人不喝水半天就活活渴死。

这地方真的还是沙漠吗?在沙漠中长大的查玛这些天来都在不断地问自己这个问题。这里没有绿洲,没有任何的活物,白天热得可以烤熟人,晚上可以冻死人,到处都是流沙,如果不是自己在故乡沙漠中早已经把那些致命陷阶摸得透了,根本不可能走到这么深的地方。而就是这样,每前进一段距离都要耗费巨大的体力和精神。

最耗费精种的是,他现在根本不知道目的在哪里,还有多远。

那个年轻的雇主只是说他要在这沙漠中来寻找一个地方,但是什么地方却没有明说。这大概又是那些仗着那身本领就来寻找沙漠中虚无宝藏的年轻人吧……似乎只有等着他把粮食和清水耗得差不多了,才会死了这条心了。不过幸好的是,清水和粮食确实没有多少了,也许就这两三天他就会打算回去了吧……

骆驼终于又迈上了一个最高的沙丘,这已经不知道是在这沙漠中翻越了的第多少个沙丘了。查玛下意识地抬头看向那还有不知道多远的前方。只是下意识的动作而已,他实际也上并不是想要刻意去看什么,这十多天来他早就已经看得厌倦了,眼中的除了黄灿灿的沙之外一无所有。他很多时候怀疑自己的眼睛都已经成了这种死了般的黄色。

但是这一次映入眼中的除了大片的金黄之外,还有一抹阴郁的灰色。似乎永无尽头的黄沙边缘终于出现了其他颜色,那应该是一片山脉的影子。这只是片遥不可及的影子而已,查玛却像是看到了一个突然出现在了自己面前的地狱恶鬼一样惊叫一声,几乎从骆驼上直接摔了下来。

随后踏上沙丘的年轻骑士也看到了这片景象,他遥望着地平线边际的灰色山脉,一向波澜不惊的神色面容终于有了波动。

“不过就是片海市蜃搂罢了。并不是真的山脉啊。”年轻骑士仔细分辨了一下,叹了口气。

3Z全站文字,极致阅读体验,免费为您呈现。第六篇路序章梦想疯(一)

南京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云南哪里医院治疗妇科病
雅安治疗盆腔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