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荒兽主宰 第一千一八九章 暗动手脚

发布时间:2019-10-12 19:18:07

荒兽主宰 第一千一八九章 暗动手脚

血桐盟内,众修讷讷地望着披天星,他们没想到素来冷静温和的盟主,今日居然如此决绝果断。

步洪量也是睁大眼睛,愣怔片刻,方才缓过神来,朝众修道:“诸位,你们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本盟眼下并无更好的办法,姑且相信燕副盟主一次吧。”

众修彼此望了望,随即点了点头,当即散去。

刀断痕看了披天星一眼,道:“盟主,你就这般相信燕澜?”

披天星摇头一笑,道:“你还能想出更好的办法吗?”

刀断痕摇了摇头。

披天星道:“其实我们都明白,邬家或烈家多一块,或少一块矿脉,都无关紧要,因为他们的力量超出我们太多。眼下,我们只有相信燕澜,毕竟他的身上确有桐荛小主的气息。”

刀断痕与步洪量轻轻点了点头。

……

燕澜弄完邬家之事,便一直在禅心空间中修炼。

唯有持续不断地修炼,修为才能缓步提升。

修行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虽然三五日零散修炼不会有明显效果,但好过无意义的荒废时间。

凌晨,天尚未亮,燕澜睁开眼睛,出了禅心空间。

燕澜仰望天空,此时依旧繁星点点,他嘴角轻扬道:“掐指一算,时辰差不多了吧!”

在经武州禁生袭灭的阴院,燕澜收了三个御奴,分别是阴二、阴三、阴四。

阴二修为为五衍分神初期,乃是最高,燕澜令其暗中镇守罡天门;

阴三修为乃四衍分神巅峰,燕澜令其驻守留仙镇;

此番,燕澜只带了四衍分神后期修为的阴四。

燕澜当即派遣阴四前往望归山脉。

以阴四的修为,数十万里的路程根本不费太多力气,同时身形隐匿,无人可以察觉其行踪。

就算有人察觉,也绝对认不出阴四的身份。

半途中。阴四发现邬家派遣的杀手,潜伏在烈家探矿修士回返的途中。他当即停了下来,因为燕澜交待了一项极为重要的事让他处理。

片刻之后,邬家修士发现烈家探矿修士的行踪。当即悄然靠近,突然现身,杀得对方措手不及。

阴四阴狠一笑,趁双方激战之时,暗中施展手脚。

离奇的事情发生了。原本处于劣势的烈家探矿修士,居然还剩二人活着,而邬家追杀之修则全军覆没,无一活口。

烈家探矿修士劫后余生,惊惶未定,根本不知道是阴四暗中捣鬼。

“他们是邬家修士,怎会这样,邬家怎会突然对我们痛下杀手?”

“难道邬家已经知晓望归山脉大型矿脉之事?”

“不行,我们要加快速度,将此事禀报尊老和执事长老。可恶的邬家,居然在我们烈家背后捅刀子!”

“是啊,要不是我们拼死反抗,意志强烈,只怕早已灰飞魄散。此地不宜久留,速走!”

两名烈家探矿修士当即祭出两头鹰兽,这些鹰兽,不到情势十分紧急,一般不会动用。

阴四邪笑道:“虽然不知燕主为何要我留下烈家二人的性命,但一切必定尽在燕主掌握之中。嗯。烈家三名巡视长老,也快抵达望归山了吧。我得加快速度,不然会错过好戏。”

摇身一动,阴四直朝望归山脉疾驰。

两名烈家探矿修士疾行十万里。终于碰到烈家巡修,当即告知有急事禀告尊老与执事长老。

那些巡修不敢大意,动用一头更为强大的鹰兽,将二人以最快速度护送至天烽城烈家。

二人一到烈家核心区域,便嚎啕大哭起来。

一名烈家执事长老闻言,走了出来。呵斥道:“一大早就听到你们嚎丧,真是晦气,来人,将这两个不知礼数的家伙抓起来,先关上几个月再说。”

两名探矿修士心神剧震,当即拭去勉强挤出来的泪水,朝烈家执事长老大呼道:“执事长老,非我们不知礼数,坏了您的兴致。而是刚刚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属下必须亲自汇报尊老。”

那名执事长老眉头一掀,道:“什么他娘的破事,还要劳驾尊老大人,先说给老夫听听。”

二人略微迟疑了一下,生怕再受责罚,一人当即道:“我们探矿小队昨日在望归山脉之中,发现了一座大型灵石矿脉。我们生怕夜长梦多,便当即赶回,意欲禀告尊老与诸位执事长老。可就在半途,却遭遇邬家修士截杀,我们小队死得就剩我们二人。若非我们拼死抵抗,只怕……只怕没命回来禀告这个消息。”

那名执事长老原本正悠闲自得地把玩着三个核桃,突然手心传出核桃碎裂的声音,当即瞪大眼睛道:“你们说的可是真的?”

“千真万确,绝无半点虚言。就算邬家修士化成灰,我们都能认出他们是邬家之人。”

“长老大人,就算给我们一万个胆子,我们也不敢拿这等事来开玩笑啊!”

那名执事长老猛地扔掉手中碎裂的核桃

,一挥衣袖,卷起二人当即朝一座大殿驰去。

大殿之内,一名长须及胸的黄发老者,正盘坐调息。

执事长老快速来到大殿,快步凑到黄发老者耳际嘀咕了一番。

黄发老者双目猛地睁开,他的眼瞳居然是淡黄之色。

此人正是烈家唯一的尊老――烈巫羊。

烈巫羊望着两名探矿修士,片刻之后轻声道:“这二人确未说谎,烈荣长老,立即召集万里之内所有执事长老,速速到这里来。”

一炷香之内,烈家共有十五名执事长老,当即有七名长老疯狂地赶了过来。

数十息之后,烈家大殿内传出众长老喝骂的声音。

“反了反了反了,邬家真是越来越嚣狂自大了,居然连我们烈家的矿脉都想染指!”

“看来邬烈两家平静得太久,邬家把我们烈家当作软包子了。”

“此事大有蹊跷,邬家居然公然杀我们烈家之人,这似乎不太可能。”

“他娘的,重利当前,利欲熏心,有什么不可能!”

“有必要给邬家一点颜色瞧瞧,让他们知道我们烈家的厉害!”

“……”

烈巫羊眯了眯眼,淡淡道:“立即传讯给今日巡视望归山矿脉的三位长老,让他们前去那座新矿脉一探究竟。”(未完待续。)

PS:感谢“社会你松哥”的打赏,谢谢支持仙子!

通辽治疗宫颈炎医院
亳州好的男科医院
晋中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通辽治疗卵巢炎方法
亳州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